WeChat Voices

诺奖得主Michael Levitt做客设计寰宇:一个杰出的科学家99%的时间都是错误的

Time: 2022.06.08 

设计寰宇:

 

当科学遇见设计,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?

 

诺贝尔化学奖得主Michael Levitt曾做客首轮“设计寰宇”大师讲堂,与孟菲斯学派联合创始人Aldo Cibic展开了一场关于“科学与设计”的跨界对谈。对谈犀利深刻又不失幽默风趣,令人获益匪浅。

 

Michael Levitt教授是国际著名的生物物理学家、英国皇家学会会士、美国国家科学院与美国人文与科学院两院院士。Levitt教授在计算生物学领域有着杰出的造诣,是最早指导DNA和蛋白质分子动力学模拟的学者之一。2013年,他与另外两位科学家Martin Karplus和Arieh Warshel因“为复杂化学系统创立了多尺度模型”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

 

我们在此分享本次大师讲堂的部分内容,一起再次领略科学大师对关于生命与智能、创造力与教育的独到见解!

 

设计寰宇大师讲堂

滑动查看更多

 

 

 

关于生物智能  

 

我们都对人工智能或机器智能感到非常兴奋。但我们大多数人似乎都忘记了地球上最伟大的智能——生物智能。生物创造了一切,它创造了人类、创造了大脑、创造了树叶、创造了自我组装的分子,它基本上可以做任何事情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生物智能是所有创意的起源。

 

生物智能将是未来人工智能的重要来源。亚马逊丛林的可持续发展模式可能就是一个范例。而如果你看看我们的身体,在我们的身体里有大约200种不同的细胞。这些细胞并不喜欢彼此,它们之间也没有合作的意愿,却能够生物智能的控制下协同工作。除了偶尔的癌症外,一切都令人难以置信的好。

 

我们能从生物世界中获得许多设计的灵感

细胞质膜 绘图©David S. Goodsell

滑动查看更多

生物智能中最奇妙的是进化很多人认为进化就是适者生存。地球上有两种生命:细菌和所有其他的生命。细菌没有性别,所以拥有地球上最好基因的细菌会遗传给她的后代完全相同的基因。这就是适者生存,也就是把自己传递给未来。事实证明这个模式并不好用。大自然因此创造了性别,母亲和父亲。就连酵母这样的细胞生物也分为雌性和雄性。父母结合了它们的基因,它们不会把最好的父系基因和最好的母系基因传给后代,它们会提供随机基因,这似乎有点疯狂。但事实证明,这样做是因为大自然需要多样性。大自然在20亿年前创造了性别,当时的细菌看起来和现在没什么区别。而自从有了性别,一切就都改变了。植物、树木,你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是有性繁殖的结果。而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多样性

 

 

 

关于创造力  

 

 

我认为创造力是有共性的,是大家与身俱来的能力。创造力也是一件奇怪的事,因为如果你问别人他的想法从何而来,几乎没有人会说是我早上起床就想到的。

 

创造力来自多样性,我们需要创造尽可能多样的环境。这个房间里的111把椅子就是一个非常有创造力的想法。多个学科碰撞在一起,令人兴奋的事情就可能发生,不管这些学科之间有怎样的界限。

 

我经常想,如果你随机找一些人,把他们配对。然后告诉他们,要是他们能想出一个好点子,就能获得种子基金。一些令人震惊的想法很容易就诞生了。当然,这其中有些想法可能是无稽之谈,但通常只要两个人找到共同点,事情就能办成。

 

我们还需要意识到一件事,一个真正优秀的科学家90%的时间都是错误的,而一个超级了不起的科学家99%的情况下都是错的。如果你总是正确的,说明你做的事情太简单了。你必须经常犯错,否则你就无法做有趣的事情。很多时候,人们都觉得正确才重要。但事实上,你应该学会如何面对失败。如果你无法面对失败,你就不会成功。

 

 

 

 

关于教育与领导力

 

教育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。最好的教育方式就是以身作则,而这一点就很难做到。如果你吸烟,你就不能教育你的孩子不要吸烟,这行不通的。

 

斯坦福大学的前校长John Hennessy是位优秀的模范。他是一个了不起的校长,一个计算机科学家,一个程序员。事实上,他在当校长之前有过很多创业公司。他在斯坦福大学当了20年的校长,平均每年为学校筹集了10亿美元。最近,他当选了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长,在业界备受尊重。3年前,他出版了一本关于领导力的书。在书中,他强调领袖最重要的特质就是谦逊。因为谦逊能让你变得非常平易近人。一个好的领导者是一个付出巨大贡献,却又非常谦逊的人。

 

 

 

关于设计

 

我参观过Aldo的公寓,那是一个雨天,一路上非常不顺利。但是,我们一走进Aldo的公寓,忽然就觉得松了一口气,感觉十分地惬意,就像喝了三杯马提尼一样。设计有非常强大的力量。了不起的设计,只要一看见,不需要接触,就能让你感觉非常的舒服。我是设计的信仰者,这可能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。现在,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有趣的方式,能让我们一起合作,去发现从未有人尝试过的新领域。我很乐意这么做,因为我喜欢多样性。

Aldo Cibic的公寓 照片©王闻龙Wang Wenlong

滑动查看更多